Voy a escuchar el silencio, déjame en paz.

【獒龙】从结婚开始的恋爱(一)

没错,Lo主死回来了(。


私设严重*
ooc严重*
*如果龙队不是龙队
*如果龙队从小在继科儿家寄养
*如果继科比龙队大10岁
*如果龙队是继科童养媳
*如果这是养成

不喜慎入勿喷
*失踪人口Lo主



1)

 里约热内卢国际机场通宵达旦着灯火通明,一架架波音客机从这里呈蛛网状飞向世界各地的角落,又一架架地降落在巴西南美热情的土地上。 


浑浑噩噩地在飞机上风尘仆仆了十几个小时之后降落在马德里又从马德里辗转十几个小时终于抵达了目的地,里约热内卢。


来时的路上受了气旋的影响,颠簸不断,经济舱的空调开到低得不像话,即使是盖了两件毛毯也是无济于事,嗖嗖的冷气顺着空隙就钻进衣领,阵阵寒意笼罩着马龙一路。


屋落偏逢连夜雨,后座的一位旅客体味令人作呕让这段难熬的旅程更加难上加难。 好在一切都挺过来了。 


马龙拖着巨大的行李箱在偌大的机场寻找着直通市区的巴士,昼夜冬夏颠倒让他很不适应,整个人都仿佛要化在接机厅的理石地面上。


跟张叔叔张阿姨报过平安之后终于坐在了巴士上疲惫地合上双眼。 


大概小憩一下之后就能看到他了。



2) 

张继科辗转反侧地睡不着,起身披了件衣服,在奥运村外的街上闲逛。抬头看着那一轮大月亮,呵了一口哈气。雾气蒸腾上涌,也不知道能不能顺着南太平洋这股寒流气旋,吹回中国。赛前的四五天,状态莫名地调动不起来,关乎赛场上的发挥,自己虽然着急但是总觉得像是有一块大石头堵在心里,不上不下地难受。 


点了根烟,打开微信朋友圈,熟门熟路地点开特别关注的小家伙的动态,两整天一条动态也没法,空落落的仿佛被切断了联系。


 “刘指,我举报,继科大晚上的在街上一个人瞎溜达。”——许昕 


“没事,附近应该不会不太平。”——周雨 


“估计是想家里的小媳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博 


“@张继科 注意安全。”——刘国梁 


张继科跟方博和许昕在心里暗暗记下了这笔。不过方博说的倒也没错,真有点想家里的那个小东西。明明比自己小了十岁,就是止不住的荷尔蒙上涌,据说是爸妈去世朋友的孩子,住在自己家十年,小时候在父母都还二十郎当岁时还和自己定下了娃娃亲。越说越远,不过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下来的小媳妇,不得不说也时时刻刻牵动着张继科的心思。 


想起来这些事,张继科微微笑着显得一双本来就像是没睡醒的桃花眼更加眯缝起来。随意抬眼,远处的路灯下居然投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手里的烟卷掉到地上。


 “张继科,你又抽烟。”


 “龙?”

3) 

一个异国人凌晨在街头拖着一个大行李照着导航找着完全陌生的地址,马龙觉得自己是疯了。但他看到奥运村前的路灯,昏黄的散发着阵阵暖意,仿佛隔着挺远都能感受到。


 小小的火光从他的指尖落在地上,轻轻的烟草味带着熟悉的古龙水和沐浴露的味道飘到鼻尖,顺便揉皱了马龙的眉。 


“龙?” 


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计较张继科为什么又把烟卷拿到嘴边,拖着箱子一路小跑跑过去给了张继科一个满怀的拥抱。


 “惊喜?” 


张继科有些没反应过来地愣了一会,随即有些生硬地拉住人的一只手接过一边的行李,“你怎么来了?没和爸妈在家老实待着?” 


马龙眨了眨眼睛,有些无奈地跟张继科打起了太极:“你怎么抽烟啊,赛前压力大?” 


“别转移话题,太极我比你多打了你一半岁数。”


拖着那有些分量的大行李这只手扯着小孩,有些怒气值累积地走回奥运村的宿舍,看着旁边床睡到一半醒来迷迷瞪瞪的小胖,语气强压下去地柔和:“胖儿,你今天先去许昕那挤一挤?” 


樊振东还没睁开眼睛。

 

一边的马龙很有礼貌地向他点头,中气十足地问好,小胖哥好。 


樊振东一下子清醒了。 


然后抱着自己的铺盖卷用拉远台接近台的速度跑了出去。

评论(48)
热度(964)

© 风向北 | Powered by LOFTER